文 / 花生粒

香帅12 情定西雅图!香香恢复记忆!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郁曼香无聊的坐在阳台上,陆念城和英子他们出去调查情报了。M.2yt.org迎面吹着凉风,Z国的天气不同于H国的炎热,有些寒冷。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冷意沁入,她没有去穿多一件衣服的想法,反而喜欢冷风吹着她。

    这样能使她脑袋更加的清晰冷静。

    半晌。

    她手掏出了口袋的手机。

    拨打了排在列表的第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永远都是最快的接通。

    “无心。”她唤了声。

    无心一下就听出她的情绪不太对,就连叫她的称呼都变了,她关心问,“怎么了?”

    郁曼香抬头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她语气有些缥缈,“我要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实的回答我。”

    “嗯。”

    “我到底有没有失忆过?或许问别人不清楚,但是问你,我知道你会知道我的所有事,你要诚实的告诉我,到底有还是没有?”

    那头无心沉默着。似不知道如何回答。

    郁曼香却是低低的叹息了声,“我知道了。”

    陆念城说的,都是真的。

    无心从来不会犹豫,从不。

    无心自然懂得她的心思,“阿曼,你为什么最近要纠结起这件事来?”

    “因为,忘记一些事情的感觉很不好。”那种迷茫未知又不安的感觉,令她很烦很烦。

    无心抿唇,“那你有没有想过,想起来的话,就会好吗?”

    “无心,不管如何,我现在已经有了一颗强大的内心去面对未知的结果不是吗?”

    听无心的意思,肯定是她自己要忘记那段记忆了。

    当年不过十三十四的她,也许遭遇了一些事情,她还不足以去承受。

    那段时间,其实很敏感。

    她认识无心的时候,是十二岁。

    所以,十三十四岁的时候,是她加入JK,接受培训的时候,是她从一个豪门千金,逐步成长的过程。

    如今她已经不同了,她不认为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去击垮她。

    无心低低的嗯了声,“其实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只记得那会的曼香,被伤的很深。

    郁曼香深呼吸一口,脸上重挂微笑,“无心,我想去找寻我的记忆了。”

    “要不要我陪你?”

    “才不要。”

    “行吧,反正我随时在。”

    “嗯!”

    挂了电话。

    郁曼香返回了房间内,她重新换上一套加绒的衣服,便走出门去。

    她并不打算,让陆念城跟她一起。

    开着自己的车子。

    西雅图那地方,正好距离这儿近,行车的话大概四个小时到。

    一路上行车无聊,郁曼香手按了播音键,一首早已经设置好的《sing,you,to,sleep》。2YT。ORG

    回荡在车内。

    她听着那男歌手的声音。

    脑中却不知不觉的脑补一个画面。

    一个身穿军服的男人坐在她的床边,温柔而深情的吟唱这首浪漫的情歌…

    车窗开着,冷风吹进,将她的卷发吹起,面容宁静而精致,微微闭眸时,透着几丝惬意。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西雅图。

    这个号称最美的城市。

    这儿的天气很阴,西雅图这个地方,一天平均有226天是阴天,还经常下小雨,真是有够闷的。像她这种喜欢在沙滩上晒太阳的人,的的确确是对这个地方没有喜感。

    郁曼香也不知道现在该去哪儿,她失去记忆了,又怎么会记得以前去过的地方,只能乱闯乱逛了。

    善待自己是她的座右铭,她先走去酒店住了一个房间,四个小时的开车令她有些乏累了,在酒店房间内美美的睡上一觉后。

    醒来时,郁曼香就看到手机上不少陆念城打来的电话。

    她犹豫着回不回。

    最后还是不回了。

    拿着手机,打了无心的电话。

    “喂,小心心。”

    “嗯?”无心听她的语气应该是恢复了。

    “我在西雅图了,但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找我的记忆,你知道吗?”

    “我知道。”

    郁曼香眼眸欣喜,“赶紧说。”

    无心在那头报了一个地址。

    郁曼香记下后,在电话内朝她亲了好几口。

    挂断电话,她查了查地址,要去这个地方得坐火车才行,现在天色晚,明天再去吧。

    出去找了吃的,填饱肚子后,她又玩了几盘游戏,然后睡觉。

    隔日。

    郁曼香早早的退了房,拿上自己不多的几件衣服,开着自己的那辆车就朝火车站而去。

    买了票,她总算正式的启程了。

    车厢内,出色的外貌引来不少人的注视,她一一无视,脑袋靠在车窗上,惬意中又透着无聊,逐渐的,心情又染上烦闷。

    火车到达站点的时候。

    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了。

    她随意的买了一个面包咬着,一边朝路人打听莱文沃斯镇。

    一听还要再行两个小时的车程,郁曼香当场就翻白眼。

    烦归烦,总不能半途而废。

    郁曼香耐着性子,在路边拦了辆车子,前往小镇。

    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外国人都是如此的热情,此刻正滔滔不绝的和郁曼香讲着她即将去往的那座小镇。

    说了很多。

    他说那是非常著名的旅游小镇。

    那儿非常的美。

    不过十几年前的时候,还没有现在如此的繁华,地区乱。www.truechigong.com

    郁曼香静静的听着,偶尔跟他搭上两句,一路的车程倒没多无聊了。

    下午。

    她总算是到达了这座小镇了!

    这儿人流量果然不少,到处洋溢着一种西方风情的味道。

    天气依旧阴凉,她即便来到这边,仍然感到陌生。

    此刻就站在十字路口中,左右两条道,她有些趔趄,往哪边走好。

    最后还是靠着自己的第六感,朝右边走去。

    走在潮湿的石板路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的路了,反正兜兜转转,最后来到了一个村落,嗯…这个村落与外面小镇无法比,看着挺落魄的。

    走往的人也没几个,她便随意的在周边走动,总有一种直觉,她来对地方了,找对地方了。

    脚步越过一座好看的庄园,她脚步一顿,转头望去,眼眸有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在这样看起来不大点的村落,竟然会有一栋占地面积宽广的庄园伫立在这,但看外面草地的野草都长的很高了,而且没有一点人烟味,显然是很久没人来居住了。

    她情不自禁的站在铁门前,眼眸定定的看着庄园正前方的一栋别墅,心头浮现一丝异样,她很想进去看看。

    旁边正巧有路人走过,见她站在门口前,过来道:“你别看了,这座庄园一直都是没人住的。”

    郁曼香转头,是一个老婆婆。她问道:“这儿为什么会有这座庄园在?”

    “这座庄园当年是一个国际犯罪分子的,不过后来那犯罪分子被抓走了,这座庄园也就被别人买了下来,只是这儿的主人,很少很少见到。”

    “很少见到?你有见过么?”

    “嗯我见过一次,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看着很年轻。不过我只在去年见过一次,今年还没有见过。”

    郁曼香心微微触动,老婆婆的形容让她脑补了陆念城的那张脸,这栋别墅是他的吗?

    他们以前曾经在这个地方吗?

    她朝老婆婆微笑点头,“谢谢你,我知道了。”

    老婆婆说了声不客气。

    等老婆婆走后,郁曼香拿着一根银丝在门锁上转动了几下,咔哒一声,她将铁门推开,迈步进去,随后将铁门重新拉上。

    进入这里面后,那种熟悉感更加的浓烈了。

    她似乎曾经在这里住了很久。

    脚踩枯黄的野草,这座庄园太大了,她一眼完全无法浏览的完,现在她还只是在它的正面,它的后面,风景更多。

    她没着急去看,而是先来到了那栋楼房前,将门推开。

    里头灯光昏暗,空荡荡的,一看便知很久未曾有人居住,手在墙上摸了一下,很熟悉的就摸到了开灯的开关键。

    橘黄色的灯光亮起。

    这儿久久未曾有人居住,倒也不是很脏,起码椅子上桌子上,手一擦没多少灰尘。

    整栋别墅的装饰是以欧式古老的风格为主,看着倒有些像皇帝住的地方,很庄严,很神圣。

    她视线落在那张沙发上,脑袋闪过一个画面,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坐在那儿的画面,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看那模样,很依赖他。

    她微眯眼眸,那是她以前和陆念城的记忆么?

    朝沙发走去,眼角余光扫到了桌面上的一个相框,脚步微顿,将它拿了起来,看着上面少年少女两人脸上笑容那么开心,而且背景就是外面那一大片辽阔的草地。那时候的草很是青葱茂盛。

    她视线落在少年的面容上,一眼便认出了是陆念城,他身上穿着白衬衫配上牛仔裤,头上还带着一顶浅白色的复古鸭舌帽,朝气年轻,打扮的像个贵公子一样。

    而她则服饰相对简陋许多了,一身灰白色的裙子,嗯——

    郁曼香挑高眉头,她怎么像是穿着女仆服?

    将相框放下,她又在这栋别墅内的客厅内转了两圈,没看到什么东西,她又朝楼上走去。

    来到二楼,房间很多,凭着直觉,来到了一间主卧室。

    推开门,这里面她很熟悉,但却又不像属于她以前住的房间,毕竟这个房间的整体看起来就装饰的过于奢侈,柱子都镶着金边。

    走进去,翻找柜子。

    里面有一份白色的资料。

    她第一眼看到右上角的黑白照片,瞳孔微缩,脑袋好像被什么刺激了下,一幅画面蹭的一下在她面前闪过,是一个女孩被这个中年男人拖着走去卧室的画面,他的表情垂涎好色,看女孩的眼神似想将她活生生的剥光。

    画面很快就闪过,但郁曼香锁紧眉头,强硬让自己再深入去想,哪怕脑袋发疼,她也要去把它想起来!

    女孩被男人拖入这间房间后,身手不敌他,纵使努力挣扎,但衣服还是被他残忍的撕碎,男人的大手抚摸着女孩的身躯,这时候门突然被撞开,少年呼吸急促,目光饱含怒火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再然后,他不顾中年男人的怒气,直接飞快的冲上来将她解救,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将她瑟瑟发抖的身躯紧紧的搂在怀中。

    中年男人见他违逆他的意思,发了大火,狠狠的扇了他几个耳光后,将少年强硬的拽到大门口,让他跪在地上,那会正下着大雨,男人用一根很长很粗还带着刺的鞭子一鞭鞭残忍的抽着他的后背,力道很重,很无情。鲜血刚冒出就便雨水冲洗,然后又有新的血液冒出,这件白色的衬衫染成了鲜血的颜色。

    男人依旧不罢手,一鞭鞭的抽打着他,直到打到少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他才碎骂了句,丢下鞭子离开。

    那张青涩的少年面容,那张苍白无色的面容,那微弱仅存一丝的呼吸,那逐渐闭上的眼睛,那即将逝去的生命——

    “不!”郁曼香抱着脑袋,只感觉脑袋疼的要被炸裂了般。

    她整个人完全陷入了那个时候的场景。

    她要去救他!

    他不能死!

    不能死!

    “赫尔曼!”她大叫了声,泪水从眼眶冲出。

    记忆如潮水般涌出,画面交杂错乱,她表情痛苦至极——

    许久许久——

    整个人才算是平静下来,她的身子出了一身的汗,身子无力虚脱的靠在墙壁上,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面色苍白,一双桃花眼毫无往日的光彩。

    她想起来了——

    一切,她都记起来了。

    十一年前。

    她十四岁。

    她接受了两年的训练后,第一次出行任务,要完成的任务至关重要,是要夺一个里面藏了至关重要的军火资料的芯片。

    那里面恐怖详细的记录了道上各大势力的军火渠道,势力分布和内部的情况。这一个芯片是当时道上最大的情报组织遍布罗网用十年的时间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的。这样的一个芯片,落在自家人的手上,它便是一个无价之宝!但落在别人的手上,它就是完全致命的!就像自己的命门被人抓着,随时都怕对方一个用力掐断,将永无翻身之地!

    而这芯片内,各大势力中就有他们JK的一份!

    这芯片问世后,引来了众人极大的怒火,那情报组织最后被联合摧毁,然而芯片却下落不明。

    阿珍通过渠道得知,这个芯片最后落在了一个叫塞巴的军火巨鳄手上,他势力在当时很庞大,他们JK发展不久,不足以与他搏斗。

    阿珍便派给她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让她当卧底,潜入塞巴的身边,将芯片夺取回来!

    她的身手那会还没多好,但她的伪装能力却极具天赋。这也是阿珍权衡再三后下的决定。

    她自然不会拒绝这个重任。

    塞巴是一个很敏感多疑,又脾气易怒的人,她想了很多的点子,如何才能接近塞巴的身边又不被他怀疑,最后选择了一个身份,女仆!

    通过一层层的考验和检查,最后她成功的来到了这座庄园,混在了塞巴的身边。

    来到这座庄园一个星期后,她对这个庄园大概的了解清楚了。

    这座庄园安全系统非常高级,易守难攻。加上塞巴的身手很强,身边保镖无数,想要靠近他将他杀掉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座庄园除了塞巴外,还有一个少年,据说是塞巴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叫赫尔曼。

    他的相貌极为英俊,年龄也不过十七。当时和她在一起工作的女仆们,不少对他倾心爱慕的,只是他一向表情淡淡,除了和塞巴外,几乎不跟她们说话。

    一次早晨,她早早的起床就要来到这栋别墅打扫位置,刚到门口,就隐隐约约的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叫声和男人的喘气声。

    当时的她,经过训练,对这种情事并不是一无所知。塞巴经常会玩弄这里的女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她年纪小,身材干扁,塞巴根本注意不到她。

    站在门口,她想了下,还是决定进去。

    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丝线索的机会。

    正当推门要进去的时候。

    手腕却被一只微凉的手掌扣住,她一转头,视线撞入了一张少年英俊的面孔,是赫尔曼。

    她微微皱眉,想要甩开他的手。

    赫尔曼却将她拽后了几步,声音冷冷淡淡不大声的说道:“先回去。”

    “为什么?”

    “里面在办事。”赫尔曼一本正经。

    她明知里面在办什么事,却生起了一丝兴味,她从小就特别的调皮爱玩人,看着赫尔曼冷淡的脸,她就是很想从他脸上看到别的表情。她凑上前,懵懂问,“在办什么事情?”

    赫尔曼看了青涩的她脸,遮掩道:“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的事是什么事?我刚刚听到里面好像有女人的叫声,那声音好像爱娜姐姐的声音,她的声音听上去很痛苦,还有塞巴,他好像也很难受。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要进去看他们。”

    说着,她绕过他就要进去。

    赫尔曼忙又将她拉住,“不能进!”

    “你老拦着我做什么?你不是少主吗?现在你父亲很难受,你应该进去帮他才对啊。”

    帮?少年听着这个字眼,不知是想到什么,彩票天地彩票:冷淡的脸上耳根子却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彩票天地彩票 凤凰时时彩平台,信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