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春来找温偃的时候还尚是清晨。M.2YT.ORG

    破晓时分,曦光在天际慢慢晕开,带着暮春料峭的寒意。

    温偃才刚睡意朦胧的从床上爬起来,绿竹就端着洗漱的铜盆走进了屋子,说是暖春一大早就来了,此刻正在殿中侯着。

    温偃觉得有些头疼。

    这几日她夜夜失眠,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最近一连几夜都会偷偷的喝些酒,企图把自己灌醉,能让自己睡一个安稳觉。

    这个办法的确好使,可却有副作用,她夜夜宿醉,每天早上起来必会头疼的厉害,如今这一大早就有人来找她,温偃不免觉得有些焦躁。

    “她来了多久了?”温偃有些疑惑,不知道暖春为什么又来找自己,这一个月以来,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温偃一直觉得暖春或许不会再来找她,就算来,也不会这么快。

    然而此时却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今日天刚一亮就来了,春嫔娘娘的样子好像还有些着急,兴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绿竹一边将擦脸的毛巾递给温偃,一边开口说。

    温偃没有说话,而是想了一会儿,如果是暖春遇到了什么麻烦来找她,那她是否还能像之前那样尽心尽力的帮助她在这后宫里站稳脚根。

    答案有些模糊,虽然温偃能够理解暖春,可她却还没有大度到能够原谅一个背叛自己的人。

    清晨的太阳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在了地上,空气中还带着些凉意,有微风顺着敞开的大门吹进了厅堂里。

    暖春在堂中站着,觉着有些微的凉意,她紧握了握双手,不经意的抬头,便看到温偃从里面走了进来。

    “参见公主。”

    暖春敛下眉眼,平静的眸子下隐去了一切风雨,她低着头,不敢去看温偃那双澄澈深沉的双眸。m.2YT.ORG

    温偃没有回答她,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管她能不能看见,便坐在了上首。

    暖春像是头顶长了眼睛似的,温偃点头后,她就盈盈的直起了身子,站在原地一语不发。

    绿竹见二人的模样都有些奇怪,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主子之间的事情不是她一个下人能够管的,只是做起事来比平常更加小心翼翼了几分。

    绿竹给二人倒了杯茶后就寻了个由头离开了,她向来最会察言观色,也知道接下来这两个主子说话或许并不是她一个婢女能够窥听的。

    在这深宫之中,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只会带来无法想象的灾祸。

    绿竹走后,屋中就只剩下了温偃和暖春两个人。

    温偃手里拿着茶杯,缓缓升起的迷蒙雾气让她有些出神,一抬头,见暖春还在站着,她放下茶杯,轻道:“怎么还站着,坐吧,这么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急事?”

    暖春沉默了一会,却没有坐下,依然站着,末了开口:“暖春不敢坐下。”

    温偃微微挑眉,不知道暖春的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便接着她的话问道:“怎么这么说?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不用有什么顾虑。”

    温偃的话一语双关,她的目光深沉,如同一张大网将她网了个结实。

    暖春不作事,亦不闪躲,只是心下一沉,随后开口道:“公主,暖春有一事要同公主商量,不知公主的意思。”

    温偃皱了皱眉,握着杯子的手也是一紧,可面上却不动声色:“说来听听。”

    暖春有一瞬间的迟疑,可还是下了决心般的开口:“不知公主是否还想离开楚国?”

    此话一出,温偃拿着杯子的手下意识的微微一软,好在另一只手还托着杯底,没让杯子摔在地上。2yt.org

    温偃看着暖春的目光变得有些冷。

    她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她是在催促自己赶紧离开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偃有些脑了,在暖春眼里,她早已不是主子,而是一个日日夜夜都想要除掉的绊脚石,她暗中算计也就罢了,如今竟当着她的面催促她离开,难不成她当真认为自己不会对她如何不成?

    暖春见温偃有些不悦,却没有慌乱,而是继续道:“公主不要误会,暖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有一计能让公主得到自由,倘若有什么地方冒犯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暖春的模样有些诚惶诚恐,却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可温偃的心底却有着一股闷气直直的往上涌,暖春曾经是她最信赖的人,可那张能够让她安心的面孔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温偃甚至再也不想看到她的这张脸。

    可若说离开楚国这件事,倒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暖春这边早已不需要温偃来帮助,甚至连一心想要帮助她的温偃都已经成为了她的目标。

    而楚玉那边的情况虽然还不是很乐观,但目前她至少也已经离开了这个皇宫,至于那个陷害他们夫妻的凶手,若真如楚玉所说,凶手是宋娴的话,那此事要比想象中还要麻烦许多。

    尤其是在宋娴已经怀孕了的现在,楚轩根本不会听进去任何关于宋娴不利的事情。

    温偃必须将楚玉的事情彻底解决以后才能放心离开这里。

    暖春低着头,模样恭敬,温偃手里的茶水变得温了,她将杯子放下,单手支撑着下巴,于是昨夜宿醉的原因,温偃的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

    她看着暖春,忽然嘲讽的笑了笑:“你说你要帮助我得到自由?”

    暖春被温偃的笑意搞得有些不自在,她想了想,随后低头回道:“是。”

    温偃笑的更厉害了。

    她觉得暖春的理由真的有些冠冕堂皇。

    暖春的目的她再清楚不过,让温偃觉得好像的,是暖春居然对她说‘自由’这两个字。关于自由,这么久以来,温偃也仅仅只局限于去想一想。

    就算她离开了这里,还有越国那里的一大摊的烂事,未来有太多的未知数,谁知道越国的事情结束以后,会不会又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这一世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一路走来都是荆棘遍布,陷阱重重,或许自从她决定要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了得不到安稳。

    并不是她离开了楚国就能得到自由了,真正的自由不是自己想去做什么就能去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

    “不知公主在笑什么?”

    暖春被她的笑容渗的背后有些发凉,忍不住开口问她。

    温偃收了笑意,继而摇了摇头:“就是觉得有些可笑罢了,你说你能帮我离开楚国,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吧。”

    暖春虽然还有些疑惑,可还是忍住了去问的**,回答道:“公主可还记得楚宁?”

    那真是一个被她遗忘了很久的名字,往昔的记忆纷至沓来,温偃下意识的皱起了眉,看向了暖春:“你难道要我借助楚宁的力量离开?”

    暖春没有回答,明显是已经默认了的意思。

    温偃沉下双眼,语气也有了些怒意:“荒唐,如今他已成为庶民,如何能将我带出去!况且此人曾几次三番对我不轨,若是皇上知道了,你又让我如何自处?”

    暖春承接着温偃的怒火,她低着头,唇边浮现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冷笑。

    “公主,离开楚国对您来说才是头等的大事不是吗?就算皇上知道了又能如何?最多是会有些记恨您罢了,难道公主觉得……此事比自由还要重要?”

    暖春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可温偃若是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那就枉费她和暖春相处的那么多年了。

    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无非是在试探温偃的心底是否有着楚轩。

    温偃冷冷的看着暖春,却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缓缓起身站起来,在暖春的周身踱步,暖春的周围似乎都萦绕上了冰雪,让她动弹不得。

    温偃心底将暖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然而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她这才弄明白,什么来给她出主意的,这明摆就是来试探她的。

    温偃在暖春的身旁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说的也对,继续说下去。”

    她倒要看看她的嘴里到底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温偃的目光有些凌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暖春不禁有些心虚,片刻后,她敛了敛心神,继续道:“楚宁虽然已没了皇子的身份,可他和大皇子楚奕的关系向来最好,楚奕已死的现在,那些残留下来的势力必定会为楚宁所用,只要公主想,楚宁怕是不惜动用所有的力量,也会将您带出去的。”

    暖春的这些话倒是真的,楚宁对温偃的心思她自然知晓,若是温偃真心想要离开,这楚宁必定会将她带走。到时就是楚轩也拦不住。

    温偃没有说话,而是抬脚,从暖春的身边走了开,继而又坐在了椅子上。

    “这个办法的确不错。”温偃盈盈开口。如玉般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点了几下。

    暖春的心中不由一喜,刚想说话,却听温偃又道:“但是……”

    暖春的笑意有些凝固,静静的听着她的下文。

    “暖春,你跟了我那么长时间,怎的离了我以后,脑子就越发的不好使了?”温偃有些嘲讽。

    暖春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裂痕,QQ彩票:干笑道:“公主此话怎讲?”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QQ彩票 凤凰时时彩平台,信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