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茹梅突然对着忍冬问道:“交给我可以吗?”

    忍冬却看向卓楠。www.truechigong.com

    卓楠微微敛眸。

    忍冬这才把手中的干布交给了景茹梅。

    卓楠通过铜镜盯着景茹梅的身影问道:“跟我说说,你跟那个侍卫小三子是怎么看对眼的?”

    景茹梅:“……”顿时羞红脸却开始回忆起来。“二皇子在归隐寺带发修行之后,三公子也一直待在那里……”

    卓楠:三公子?!情人眼里出西施,她还是忍忍算了。

    景茹梅:“……我经常陪付大娘去看他们哥俩,久而久之……。”羞涩的脸蛋通红,低下了头。

    手中的动作却没停,一直在帮卓楠绞干头发。

    用完一块干布感觉已经湿透了,这才放到一旁,又换另一块干布继续。

    卓楠想起了带发修行的二皇子还是个没娶妻的童子鸡,眸中浮现坏笑的故意打击道:“你高兴的也太早了点。即便你大哥帮你挡住了婆母,成全了你。万一二皇子不同意小三子跟你好,看你怎么办。”

    景茹梅顿时懵了,慌了神,喃喃自语道:“……不会的,不会的,二皇子那么好的人……他不会的……。”

    卓楠继续使坏道:“有什么不会的?他尚未娶妻,身边的侍卫却要娶妻了,他难道不会嫉妒生恨?”

    景茹梅被她打击了一蹶不振,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m.2yt.org突然想起一事,破涕为笑道:“二皇子要是敢阻止三公子跟我在一起,我就告诉世人他跟静莲师傅好上了!”

    卓楠:!!!!!二皇子跟……卓娅?!

    景茹梅看着卓楠震惊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她自己说了什么,一下子捂住了嘴,可是为时已晚。欲哭无泪的看着卓楠哀求的问道:“大嫂,您能不能装作没听到?”

    “不能!”卓楠一脸坏笑道:“我耳朵又不聋,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景茹梅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低下了头。

    卓楠看着她的模样,心情愉悦的嘴角翘起。

    抬头冷漠的眼神一扫屋内所有的下人,包括青殇在内,冷冷的命令道:“刚才的事情谁敢走路半点风声,别怪本夫人亲手割下她的舌头。”

    景茹梅:“……”大嫂好可怕……像变了个人似的……。

    卓楠转脸却对着景茹梅露出亲切的笑脸,一脸八卦的问道:“快跟我说说,卓娅她跟二皇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先喜欢的谁?进展如何?”

    景茹梅:“……”哭丧着脸,吞吞吐吐的道:“大嫂,您忘了静莲师傅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三王妃……,她可是二皇子的弟妹……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www.truechigong.com”

    更别提现在两个人都是出家人的身份,万一被世人知晓,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生怕她话语不得当害死人,盲羊补牢道:“其实二人发乎情止乎礼,并未有任何僭越的行为。”你们可千万别误会!

    眼角余光瞥见扫向房内的其他人,见她们各个本分的低下头充耳不闻,稍稍心安了几分。

    “哦?”卓楠挑眉,一脸兴趣盎然的模样。

    景茹梅怕多说多错,干脆闭上了嘴。

    卓楠见她这幅模样,顿时失去了继续捉弄她的兴趣,扭头看向一旁的钱嬷嬷吩咐道:“安排她住进西院。”随即又看向景茹梅道:“你自己挑一个喜欢的院子住。”

    “谢谢大嫂!”景茹梅高兴的站起身向卓楠道谢离开了。

    忍冬帮卓楠铺好了被子,走过来示意她可以就寝了。

    卓楠走到床边上坐下准备上榻。

    忍冬忽然问道:“夫人,您留茹梅小姐在府中过夜,需不需要派人通知一下那边?”

    卓楠靠坐在床边上看着忍冬道:“我刚才说的话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忍冬低下了头。

    卓楠并无怪罪她的意思,随口反问道:“我既然打算为她做主,留她直到出嫁,做下这个决定就已经与婆母作对。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派人通知她,茹梅在我这里?

    如若真的关心她,岂会任由她在大街上游荡了大半日也不知道派人外出寻她?

    怕是她今晚不回去,她们都不会发现。

    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关心,你却多管闲事。”

    忍冬被训诫的低下了头更低了。

    卓楠朝她摆了摆手。“行了,下去吧。”

    忍冬跟青殇一同退下。

    昔日景府。

    景茹兰嘲讽完景茹梅,把她气走后自己就回院了,根本不关心景茹梅去了哪。

    景琰待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还在为娶错人痛苦,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秋氏还在生景琰跟景茹梅两个人的气,自然不可能主动找她们。

    景老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本来景琰跟景茹梅都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他自然不关心他们的死活。

    直到天黑景茹梅也没归府,丫鬟代云把这件事告诉了黄杏。

    黄杏露出坏笑道:“我们等着看戏就成。”选择袖手旁观。

    于是景茹梅失踪了一夜,秋氏她们也没发现!

    直到用早饭的时候,秋氏见唯独景茹梅没来,一拍桌子发火道:“她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竟然不来吃早饭,以为我会妥协?休想!不来吃早饭就继续饿着!”拿起筷子率先开动。

    黄杏见秋氏根本没发现景茹梅一夜未归府,低下头,笑了。

    一家人吃完早饭,唯独景琰担心景茹梅的状况,留下来向秋氏问清楚景茹梅为何没来吃早饭的原因。

    得知她也有了心上人,却因为秋氏棒打鸳鸯不能在一起,惺惺相惜的让小厮书文准备了一份早饭放进食盒中,随即去雪晗院找她。

    来到门前发现她房门虚掩着并未关紧。

    “三妹?”景琰轻唤了一声却发现无人应答。

    推开门之后听到内间突然传来有人滚落坠地的声响。

    一时忘了避讳,快步走进去一看,景琰的脸色当场垮了下来。厉声质问道:“你竟敢睡在小姐的床榻之上!你好大的胆子!”

    丫鬟翠雪跪在地上,顾不得衣衫不整连连磕头道:“求二公子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昨晚上照顾了小姐一夜,刚才实在太困了才忍不住躺在小姐的床榻上小憩一会。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二公子饶了奴婢这一次!”砰砰砰磕头。

    真实情况是景茹梅平时用不着她伺候,她约了其他府中的丫鬟出去疯玩了一整天,回来之后累的直接就睡在了景茹梅的床榻之上。

    因为以前她就经常睡她的床,520彩票: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会被景琰逮个正着!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520彩票 凤凰时时彩平台,信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