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小鱼大心

第六百八十八章:红莲教抢人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暗处,凡尘东家要冲出去,却被胡颜制止。m.2YT.ORG

    凡尘东家恨声道:“我要去杀了这个畜生!”

    胡颜道:“不用你动手。”

    凡尘东家咬牙道:“不杀了他,我怒火难平。”

    胡颜道:“他们折磨人的手段,应该比你高明。你且看着就好。”

    凡尘东家深吸一口气,继续观看。

    果然,昂哲的话犯了众怒。

    封云起的长刀出鞘,直接斩断了昂哲的右手!

    昂哲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啊!!!”

    白子戚捡起昂哲的断手,塞进他的口里,轻声道:“咬着点儿,这才刚开始。别死得太快了。”

    花青染、展壕和搜侯同时松手,让其跌在地上。

    花青染掏出帕子擦了擦手,道:“太脏了。”帕子随手扔出,落在了昂哲的脚边,竟冒气了火光,点燃了昂哲的鞋子。

    昂哲忙在地上打滚,费尽九牛二虎只力,才将火折腾灭了。结果,花青染随手一弹,又弹出一个小火球,落在了同一只脚上。

    昂哲一边扑腾着,一边嘶吼道:“杀了我!你们杀了我!”

    曲南一垂眸,冷漠道:“你折磨阿颜的时候,怎么没有想想,所谓的因果报应?”

    昂哲终于扑灭了火,眼见着花青染的手要动,忙道:“我说!我告诉你们她在哪儿。M.2YT.ORG你们……你们得承诺,放我离开,饶我一命。”

    四个人,同时微笑,淡淡地应了声:“好。”

    那笑,在昂哲的眼中,已经如同恶魔一般恐怖。他一直喜欢虐待别人,寻求快-感,如今被虐,方知被虐者眼中的恨意,是如此与狰狞。他想到胡颜被虐时的样子,竟十分悲哀地发现,自己不如她淡定!

    暗处,胡颜吞咽了一口口水,声音之大,令凡尘东家都回头侧目。

    凡尘东家问:“婆婆,你饿了?”

    胡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空气中散发着的血腥味,令她觉得……很香。这种感觉令她又些烦躁,隐隐觉得事情好想朝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而去,却又无能为力。也许,她应该尝尝献血的味道,看看对自己有没有用。

    林子里,昂哲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他在给众人带路,亦在思考着脱身的办法。

    暗处,凡尘东家对胡颜道:“婆婆,那昂哲明显在骗他们,我们用不用告诉他们一声,阿颜早已不在昂哲手中?”

    胡颜哪敢跳出去说话。WWW。2YT。ORG她一怕昂哲指认她,二怕白子戚摸她。

    胡颜正在犹豫,突闻一阵怪笑传来!

    那声音有些类似红莲尊主的调调儿,但却又没有那种气势,停在耳朵里有些阴柔,也稍微舒服了那么三分。

    胡颜立刻屏住呼吸,同时示意凡尘东家不要出声。

    一行人,身披黑色斗篷,手提一盏红莲灯,十分突兀地由远及近,快速奔至众人面前。

    为首之人,头上扣着大大的斗篷帽,只能看见艳红的嘴巴和尖尖的下颚。她缓缓抬起头,露出那张令众人熟悉的脸。

    最为震惊的,要属封云起。这个圣血者,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又复活了?难道是易容术?或者是由另一位伪人假扮的?可是,看神态和举止,以及肌肤的附着感,都不太像假的。

    圣血者勾唇一笑,张开血红的嘴巴,幽幽道:“我本是身死之人,有幸侍奉尊主,得以永生。今日得命,追杀叛徒和尔等小人!”言罢,直接将手中提着的红莲灯扔到了地上。她身后跟随的十余人,亦然。

    红莲教在沉默这么久之后,竟如此高调的出现,实在令人费解。所谓的死灰复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果然,斩草要除根呐!

    红莲灯落在地面上,炸开了一阵红雾,泛起了浓香。

    花青染等人,一边捂着鼻子撤退,一边挥舞着手中武器,对付冲过来的红莲教众。

    短暂的兵器相撞声过后,红雾散去,香味淡去,昂哲消失不见,唯有地上躺着五位红莲教众的尸体。黑暗里传出圣血者的狂笑声。她说:“哈哈哈……它日再取你们的项上人头!今日,尊主只请昂公子做客。”

    得,这几个聪明绝顶的人竟被圣血者骗了!她的目的是要带走昂哲,而不是与白子戚等人死磕。要怪只能怪,这位圣血者“死而复生”,令人太过震惊了。

    幸好,有不了解详情的凡尘东家,他非但没被迷惑,还落得一个冷眼旁观的清明。他直接吩咐道:“拦下她,杀是昂哲!”

    柳杭应了一声,留下七彩保护凡尘东家,自己带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林子里,曲南一给搜侯使了个眼神,搜侯悄然退出林子。

    众人齐齐看向白子戚。

    封云起直接问道:“你到底是谁的人?”

    白子戚却道:“从未说过,让你们信任我。”一转身,提溜起了那名被他“杀死”的王源,在其胸口用力拍了一下。

    王源猛地一咳,醒了过来。

    原来,白子戚抢在封云起面前动手,是为了留条活口。

    白子戚这一手,着实令人惊艳,却也实打实地吓到了胡颜。

    王源不是昂哲,他在酷刑下一定会说出整个过程。这个软蛋玩应儿,若是个碎嘴的,保不准会将胡颜现在的样子描述出来。

    胡颜知道,这事儿不能留活口。于是,她对凡尘东家耳语道:“这个人若告诉众人我的身份,以后的日子怕是永无宁日喽。”

    不想,凡尘东家却道:“婆婆放心,我只听听看,他是否知道胡颜在哪儿,不会暴露婆婆的踪迹。”

    胡颜只得又道:“他曾羞辱阿颜。你去杀了他。”

    凡尘东家点头,道:“等他们问完话,便要他狗命!”

    胡颜突然发现,幺玖确实不一样了。他学会了自己思考问题。

    这句话说来简单,看似谁都会自己思考问题,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从众的心里,尤其是在心里没有主见或者主见不坚的情况下,别人的建议就有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很多人做出的决定,往往都不是自己的决定,而是你身边那个人的决定。这种感觉不明显,但细思起来,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胡颜无法,只能……使出下流手段。所谓剑走偏锋,易赢娱乐:未必不能大获全胜。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易赢娱乐 凤凰时时彩平台,信誉第一